【观察】腰斩五大联赛不可承受之重

还在吵赛季该不该取消?欧洲足联虽然不能强迫旗下会员踢完赛季,但现实比行政命令更管用。赛季必须走完,这是共识,也是常识。行至四月下旬,欧洲各国疫情开始出现拐点,五大联赛所在国的确诊和死亡人数都放缓增长,曲线由陡直转向平行。这是好消息,给赛季走完提供了现实基础。德甲已经初定在五月中旬恢复,欧洲足坛看到了一丝曙光。按目前的估算,赛季如果在七月底打完,意味着五大联赛最迟六月初必须开赛。复赛面临两大考验:首先,赛程怎么安排?其次,球迷是否入场?

疫情的高峰期出现在爆发后的一个半月左右。三月上旬,国内各项疫情统计开始下降,至四月中,武汉已经解封。从年前疫情爆发算起,封城持续了七十多天。欧洲足坛停摆始于三月中,七十多天后便是五月底。彼时,欧洲五大的疫情应该渡过了最严重的时期。在控制措施到位的情况下,比赛可以继续。继比甲取消赛季后,荷甲也宣布取消。这是否暗示一个趋势?比甲和荷甲在欧洲只算二三级赛事,转播费有限,大多靠门票收入。荷兰政府明令九月一日前不得举办大型群体活动,已经取消了空场的选项。既然没有门票收入,不踢也影响不大。

五大联赛则不同。英超版权最贵,一个赛季接近卅亿英镑国内外收益,赛季还剩四分之一,不打完就要回吐七八亿英镑,这还不算未来讼战失败的损失。只看国内版权,英超每季十七八亿英镑,其次是意甲接近十亿,西甲接近八亿,法甲都有六亿多,比德甲还高。五大的转播收益占了欧洲整体的七成以上,不打完赛季,这笔烂账如何收拾?德甲最不值钱还匹马先行,以德国人的脑筋,绝不只是奔着钱去。那分明是一个信号:五月大致安全了。

德甲可以重启,得益于该国管控得力。这个国家也比另外四家更守纪律和高效。如果七月底必须结束赛季,必须在六月上旬重启。目前,英超的进度最快,打了廿九轮,意甲次之,西甲最慢。这四家联赛都是二十队,最多还有十几轮。不在六月上旬重启,七月底之前很难打完。有人建议压缩到六周之内,实际上就是一周双赛到底。但这个设想很危险。球员的身体恢复未必理想,正常时节尚且伤情泛滥,突然进入这么高强度的节奏,球员本身很难合作。

如果五月上旬德甲重启,意味着其他四大联赛至少可以同期复操。经过三到四周体能储备(这也是正常季前备战的时间),六月上旬重启就有可能。在复操阶段,对所有球员进行定期体检,确保赛季重启时没有漏网之鱼。这样就能避免球员之间交叉感染。同时,俱乐部上下也知道自身的健康状况。按照德甲重启的部署,球场只允许三百多人入场。其中球员教练裁判等核心范围的人员,不到一百,扩大到第二层和第三层,再添二百多人。既然比赛最重要的环节是球员和教练,能确保他们的安全,为什么要坚持空场呢?空场,更多的是政治压力而不是卫生诉求。空场不仅没有必要,还会导致弱小俱乐部丧失宝贵的门票收入。

如果可以赛季重启,球员教练都在检测和保护的环境中比赛,球迷在看台上的风险要小得多。很多国家规定:购买生活必需品可以出门,保持一定的距离即可。球场是完全开放的空间,本身就不是传染的薄弱环节。如果去超市只需保持五米的距离,球场保持同样甚至更疏远的距离完全没压力。五大联赛中球场容量最小的是西甲埃瓦尔,七千多人,其次便是英超伯恩茅斯,一万两千人不到。如果以五米以外为安全的社交距离,球场容量的三分之一就可以满足这个要求。对于埃瓦尔,意味着两千多人进场,伯恩茅斯可以接纳四千多人,不多,但对于他们,这笔收入是救命钱。

没有球迷的比赛,不是比赛。哪怕只有千把人入场,也能让球员感受到赛场气氛。各国政府不应囿于政治压力,完全堵死这个选择。俱乐部该可以通过轮换球迷,达到让每个人都能享受比赛的目的。这在抗疫的大环境中,是鼓舞民心士气的积极做法。不做不会错,但不做该做的,比不做还要糟糕。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